热线电话:4006-508-908

癌症有时就是炎症

来源:转化医学网发布日期:2015年04月02日浏览次数:1177次

       癌症和炎症似乎关系不大,不过癌症产生和发展过程中,炎症一直是非常重要的协助因素,非常象狼狈为奸的味道。比如,结肠炎是结肠癌最重要的诱因,结肠息肉也是一种炎症性疾病,甚至就是癌前病变。大量研究表明,炎症尤其是慢性炎症是癌症发生的重要因素,病毒性肝炎是原发性肝癌的重要原因,过去一直认为脂肪肝和炎症关系不大,但随着研究深入,脂肪肝存在典型的炎症过程,而这一过程正是后期转变为肝硬化和原发性肝癌的原因。总之,炎症就是癌症产生的重要原因。

 

  癌症危害机体的重要原因是转移性,过去对癌症转移的理解不够深入,但随着研究深入,学者们逐渐发现,癌症转移也是炎症协助下的过程,甚至癌症细胞转移本身都类似于炎症细胞的过程。在刚刚上线的《自然》在线论文中,有一篇最新研究,就是发现乳腺癌转移的重要协助细胞就是中性粒细胞和γδ-T 细胞。

  乳腺癌转移是造成患者死亡的第一位原因,但是学者们对癌转移的基础细节缺乏了解,导致无法进行针对性治疗。中性粒细胞是血液中最多的白细胞类型,在急性和慢性炎症的启动中发挥重要作用。γδ-T 细胞是最近发现的一类重要T淋巴细胞,这种细胞能分泌IL-17细胞因子,这种细胞因子具有吸引和诱导中性粒细胞的作用,因此γδ-T 细胞是炎症启动阶段的促炎指挥细胞,能迅速调动中性粒细胞进入需要炎症反应的部位。大量研究表明,癌细胞转移的不同步骤都依赖于癌细胞和周围微环境因素的相互作用,在肿瘤周围和转移器官微环境中,免疫细胞和细胞因子是参与癌症转移的重要因素。但对这些细胞和细胞因子如何参与癌转移,包括对这些免疫细胞的调节方式等具体细节不了解。

  最新研究显示,肿瘤发生转移是通过启动一种常见系统炎症瀑布效应,这种炎症反应能提高肿瘤细胞转移的机会。首先是IL-1β刺激γδ-T 细胞表达IL-17,这导致G-CSF的系统性增加,G-CSF是白细胞趋化因子,导致肿瘤周围大量中性粒细胞浸润。肿瘤诱导的中性粒细胞具有能抑制CD8+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的能力,CD8+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是限制肿瘤细胞转移重要力量。反向证据采用中和IL-17 或 G-CSF,或者去除γδ T细胞,都可以减少中性粒细胞浸润,下调中性粒细胞对细胞毒性T细胞的抑制效应。另外,从肿瘤转移的表型看,抑制γδ T细胞和中性粒细胞,虽然不影响原发肿瘤的生长,但能显著减少动物乳腺癌向肺和周围淋巴结的转移。研究数据显示,肿瘤转移过程中γδ T细胞/IL-17/中性粒细胞的免疫调节轴,可以作为预防肿瘤转移的新策略。

  联系本人研究领域。许多研究发现,氢气是一种理想的抗氧化抗炎症分子,也有研究发现氢具有抗肿瘤效应,尤其是能减少肿瘤的发生,或者具有预防肿瘤产生的作用。那么如果炎症是肿瘤转移的重要原因,而中性颗粒细胞为中心的炎症反应属于最广泛最普遍的炎症反应类型,氢气抗炎症效应可能对这种肿瘤转移的炎症也同样有效果,不过这需要针对这种炎症模式进行实验证实,建议从事氢气抗肿瘤研究的学者参照本研究设计验证。

北京雅康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8742号-1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快赢彩票注册  顺发彩票  大发彩票  顺发彩票  顺发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